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产品更新

平均8对夫妇就有1对生育困难 亟需立法保护女性生育力

编辑:001     时间:2021-04-23
平均8对夫妇就有1对生育困难,亟需立法保护女性生育力

  根据中国人口协会、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攀升到12%-15%,平均每8对夫妇就有1对生育困难。

  随着生育率的不断下降,女性生育力保护和辅助生殖技术越来越引发关注。

  4月22日,2021博鳌(首届)生殖健康医学论坛在海南博鳌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黄荷凤表示,目前展开的生育力保护、助孕等相关技术,都是促进我国人口健康的重要手段。


  “十四五”规划提出,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以“一老一小”为重点完善人口服务体系,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其中,在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方面,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改善优生优育全程服务,加强孕前孕产期健康服务,提高出生人口质量。

  中国优生优育协会会长戴旭光在致辞发言时表示,“包容性”生育政策被首次提出,这意味着生育政策还有调整的弹性空间,生育政策的内涵和外延都在不断调整和优化。

  女性生育力保护面临尴尬局面

  随着全球生育率下降和生育年龄后延问题的凸显,生育力保护已成为业内讨论的热点问题。

  女性生育力保护是指对可能引起女性生育力下降的各种因素采取早防早治及一些特殊的保护或保存措施,帮助这些存在不孕或不育风险的人,保护其生殖内分泌功能或保存生殖潜能,以达到繁衍后代的目的。尤其是对于因为某些原因需要推迟生育年龄的女性或者在青春期前、青春期及生育期患有恶性肿瘤,需要先接受治疗后进行生育的女性,都需要提前进行生育力的保护,以保证在其有生育要求时可以有尽可能良好的生育力。

  “生育力保护面临尴尬局面。我国育龄人口不孕不育率为12%~15%,平均每8对夫妇就有1对生育困难。”戴旭光在致辞发言时表示,部分育龄人群受环境条件限制,暂时不想、不便或不能生育,想在黄金年龄冻精冻卵、保存生育力,但又与现行法规不相符合,只好选择花重金“地下”交易或到国外进行,带来多层面危害。

  受教育年限的延长、结婚的推迟等可能导致“生育高龄化效应”,而年龄大、担心身体状况及生不出等也是影响生育的主要因素。戴旭光认为,需要重视育龄人群生育能力的保护,做好生殖健康宣传教育,促进生育力的储备和维护;对有需求的育龄群众提供规范优质的诊治服务,利用成熟的辅助生殖技术满足群众生育需求;对大龄未婚女性等,探索提供冻卵等服务的可能性,以帮助她们在合适的时候仍有生育的权利与能力。

  目前,已有地方出台相关政策条例。《吉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二十八条明文规定:达到法定婚龄决定不再结婚并无子女的妇女,可以采取合法的医学辅助生育技术手段生育一个子女。

  中国医师协会医师健康管理与医师健康保险专委会主委、慈铭博鳌国际医院董事长韩小红在论坛上表示:“造成生殖健康困局的因素是下载老式贵阳麻将性的,包括环境、饮食、生理、心理、情绪等诸多因素。在与美国、泰国、法国等辅助生殖同行交流时,发现他们在使用下载老式贵阳麻将方案解决前述下载老式贵阳麻将问题,比如,前置的心理辅导和环境饮食干预,这是区别于国内直接上技术手段的流程和手法的,可能在时间效率上比我们低,在最终结果成功率上就体现出它的科学性和人性化。”

  辅助生殖技术与国际同步

  在海南自贸港,有一块独特的医疗旅游“试验田”——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该区于2013年由国务院批准设立,这是目前中国内地唯一一个可以使用国外已上市而未在中国上市的国际创新药械的地区。

  如今,先行区已形成了辅助生殖、肿瘤治疗、医美抗衰等产业聚集。在特许医疗、特许研究、特许经营、特许国际医疗交流的“四个特许”政策优惠下,辅助生殖已成为先行区形成产业集聚的重要领域。

  辅助生殖技术指采用医疗辅助手段使不育夫妇妊娠的技术,包括人工授精(AI)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及其衍生技术(即俗称“试管婴儿”)两大类。得益于尽快推动实现医疗技术、设备、药品与国际先进水平“三同步”的政策,国外前沿的辅助生殖技术也有条件在海南率先运用。

  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一、二、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被广泛运用。中国医院协会临床新技术委员会秘书长、慈铭集团董事长胡波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实际上已经很成熟,能检测胚胎的优良,规避单基因遗传病,选出最合适的胚胎进行植入。不过,中国由于政策等各方面的因素,生殖中心在监管方面非常严格,正规的生殖中心都非常规范,想要拿到三代牌照需要经过国家审批、做检验,一般历时五年左右。

  2019年,中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共517家,其中大多数为公立医疗机构。胡波透露,虽然很多医疗机构都挂牌试管婴儿中心,但只有约15%拥有“第三代”技术,以海南省为例,拥有“第三代”技术中心的一共只有两家。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之下,人们对辅助生殖服务的需求依旧旺盛,国内辅助生殖推广应用的进程得以提速。胡波表示:“去年由于疫情,国内部分有辅助生殖需求的病人需要安全可靠的中心,只能考虑在国内做手术,所以这对我们医院而言,也是一个很好的推广环境、服务及技术的机会。”

  数据显示,到2016年,中国年均完成70万例辅助生育手术,技术达到国际水平,但相对大数4800万不孕不育患者数量,市场仍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的状态。“辅助生殖应该从专业化、优质化及产业化的方向发展,符合双循环大政。不过,目前辅助生殖技术的推广还是取决于包容性生育政策如何应用落地,应该从简到繁,例如早日推出女性的生育力保存解决方案。”胡波说。

  作为从业者,胡波表示:“现在国家对这个行业实行强监管,讲究放得开管得住。受益于国家对于海南在医疗旅游方面实行的开放政策,我们医院在软硬件达标的条件下同步批准实现‘一、二、三代’生殖中心的创新,同时监管对生殖中心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行业发展必须坚持强监管,推动辅助生殖技术的合法应用。希望包容性生育政策能在辅助生殖中心的设置等各方面有较大突破,助力实现内循环。”

  国家卫健委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鸿雁强调:“生殖健康技术是把双刃剑,能解决不孕不育、大龄妇女生育难等问题,但如果这个技术运用得不好,也会出现大面积的性别失衡问题,有人会在胚胎期进行性别选择,因此运用好这个技术非常关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回复列表

相关推荐